跳舞时摄影容易糊焦、固定机位自拍又难保证永远站C位、精彩瞬间难以抓拍……针对视频自拍的这些“痛点”,睿魔智能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研发的AI自导演摄像机“OBSBOT寻影”问世。今年上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该产品销量连创新高,市场规模不断扩大。

  在睿魔智能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刘博看来,这款产品之所以卖得好,正是赶上了中国直播和短视频行业快速发展的风口,无人摄像产品在这个过程中将扮演重要角色。“此前,全球只有谷歌发布过一款部分取代摄影师的AI拍照工具,但市场表现一般。其实AI摄像还能更智能、更高效、更便携,我们的机会很大。”刘博说。

  经过无数次设计、研发、试验后,睿魔第一代无人摄像产品“OBSBOT寻影”去年正式面世。这款摄像机只有可乐罐大小,采用了全球领先的AI影像处理器华为海思Hi3559A,支持每秒5万亿次等效浮点计算,集目标追踪、AI跟随、智能构图、触点选人、手势感应等功能于一身,内置三轴增稳云台减弱拍摄抖动,可以在没有摄影师的情况下跟踪和记录影像瞬间。

  出色的功能让“OBSBOT寻影”成为摄影界新宠,该产品先后获得国际iF设计大奖、德国红点奖等多项国际大奖,得到全球知名舞蹈工作室、好莱坞电影学院、硅谷科技公司合作邀约。创业历时3年,终于获得了市场认可。

  “死磕研发,让技术成为最靠谱的‘护城河’。”刘博告诉记者,不断攻克研发难关是成功的前提。比如,为了实现自动跟随拍摄,睿魔团队选择了计算机视觉技术路线,直接赋予产品识别场景、动态跟踪等功能。虽然能让产品更轻便、出错率更低,但也意味着更深层次的技术攻关。

  技术方向确定以后又面临外购还是自产的抉择。由于当时市面上已有成熟的手持云台和人脸识别算法,如果直接采购技术,睿魔团队可以很快设计出新产品,但刘博却坚持自主研发。在公司成立的前两年,睿魔将绝大部分精力都花在技术研究上,最终自主研发出能自动适应不同拍摄场景的一系列算法,在“OBSBOT寻影”身上产生了30多项专利成果。

  “选择更难的路”让睿魔的前期发展步履蹒跚。“我们要实现的技术无先例参照,全靠自主研发,只能不断试错。”刘博回忆,当时6位联合创始人中有4位长期“泡”在算法里,因产品研发周期长、投入大,为节约开支,所有创始人在产品量产前每月只拿基本生活保障薪金。

  睿魔于2016年入驻深圳前海梦工场,不仅获得了办公场地租金优惠,也在人才住房、产品宣传和财税方面得到了大力支持。“根据公司的经营范围和投入情况,税务部门帮助公司享受研发费用加计扣除额约466万元,出口退税和软件退税20多万元。”刘博说,这帮助睿魔将省下来的资金投入到新技术和新产品研发上。

  “随着AI技术的发展,摄像将在不同行业中呈现多元功能和价值。”刘博表示,除了在个人消费市场受到欢迎,AI自导演摄像机在教学方面也有广阔的应用空间,目前已成为许多培训机构教学录课的专用设备,AI自导演摄像比专业团队拍摄更加灵活,比手机拍摄质量更高,极大地降低了设备采购成本和使用成本,具有一定优势。

  经过多场景、多市场的开拓,今年1月至8月,睿魔营业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超过20%,40%的产品远销欧美及日韩。在刘博看来,AI智能摄像拥有无限宽广的发展空间,未来的视觉影像将成为人们日常生活最主要的自我表达工具与社交媒介,一台功能强大的摄像设备将成为每个家庭的基础设备,甚至成为社交平台中心。(经济日报记者 杨阳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